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农权法律网改版啦!进入新版

农民权利网

 找回密码
 注册
农权律师联盟品牌团队

[农权观察] 弱者最为有效的新武器

[复制链接]
农权观察 发表于 2015-5-26 15:35: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友情提示:您须注册登录才能看到更多!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弱者最为有效的新武器

------农民调查政府官员的时代已经到来

                

非法拆迁占地中,一方面,地方政府为了达到非法拆迁的目的往往不择手段,大搞人身恐怖、抓把柄、株连、“关起来再说”等,给社会和谐埋下深度隐患;另一方面,作为弱势群体农民自身长期上访、媒体投书曝光或诉讼申诉,而高层也不断的发布更加亲民的新规和查处违法典型,但所有路径都难以奏效。似乎出现了一种僵局。对此问题,农民权利网与农权观察员进行了对话。

农民权利网:看到你们办案资料中反映和媒体报道中呈现出越来越大量的暴力拆迁、恐怖拆迁、株连拆迁等等现象,这些难道真的是客观存在的吗?

农权观察员:为了使非法占地拆迁顺利进行,地方政府往往挖空心思使用各种招数,某些地方已经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比如调查深挖你与拆迁毫无关系的所谓违法问题。这些年来,我目睹了很多公民被这种手段所迫害,本来的受害者却成了违法者,本来的违法者却成了裁判者。江苏省宜兴市竹海村拆迁时,一个农民的二层楼房被评估的价格太低,拆迁又没有征地等合法手续,本来要起诉政府违法维护自己权益的,但因为他经营运输生意,当地政府就查他的税收和手续等等问题,另一个村民经营旅店,也被查税收,本来平时主管部门认可的缴税方式标准,现在却不认账了。比如山东省日照市经济开发区朱家村的拆迁,用恐怖拆迁一点都不过分,而且是愈演愈烈,前些天恐吓律师,对村民也进行威胁,媒体进行了报道后,不但没有收敛,反而变本加厉,这几天大行黑恶手段,没有任何理由疯狂抓人“关起来再说”,只为施压让农民签字同意拆迁。一个普通公民,一般很难对抗这种恐怖,最后只能无奈含泪屈服。

我们知道这种找个理由甚至不找理由“关起来再说”“不签字不放人”,在全国的拆迁中普遍存在,而且呈现各地互相学习互相借鉴,手段越来越卑鄙无耻下流和赤裸裸,我简直不知道用什么词句来形容。

农民权利网:问题有多严重?你能不能分析一下其性质和危害。

农权观察员:首先,我们必须强烈谴责这种恶行。这种行为实际比非法拆迁占地本身的违法行为更恶。因为拆迁占地如果限制在合法与否、补偿合理与否的层面,实际还主要是一个民事财产权的问题。但为了达到非法的拆迁占地,使用这些恐怖的下流的无耻的株连的手段,却是亵渎人类心灵,摧残人类良心和葬送整个法治社会的恶行,其毒害要大1000倍。比如毫无理由的抓人的恐怖,实际与恐怖爆炸恐怖分子的威胁还要严重,因为恐怖分子的恐怖行为尽管恐怖,但公民还有政府能够依靠。而地方政府的恐怖行为,谁来制止?公民感觉遭受这种恐怖后是没有人能够依靠和保护的,因为恰恰是应该保护他们免于恐怖的地方政府或部门实施了恐怖。任何人都很容易评估这种后果的严重程度。

还比如株连,为了让张三就范,就对张三的家人甚至远亲施压,是教师的停止上课,是公务员的以降职相逼。这将人类的心灵陷入一种难堪的冲突的境地,张三如果不答应拆迁,就会株连家人,如果答应就会伤害自己,不仅仅是财产,还有心灵,本来是要与侵权行为斗争,却含泪放弃。

还有一些招数更普遍,就是抓把柄甚至制造把柄。将被拆迁户过筛子,看看有无把柄可抓,比如开饭店是否漏税;搞运输是否缺手续;原来多少年没有问题现在总能够找出问题。没有问题要制造问题,比如无锡太湖一个案件,把本来人家合法的房产证给注销,成了违章建筑。

完整叙述这些招数是困难的,因为实在是五花八门,难以尽数。拆迁招数俨然成为了一门学问。很多地方政府都竞相研究创造。

上述地方政府查处的“违法”,包括两类,一类是完全莫须有的陷害,这是一种赤裸裸的无耻的借用公权力实施的反公民暴行。另一类则是确实存在的违法。对此我们也要说不。

正常情况下,政府部门依法查处违法是其权力,无可置疑。但平时不查,却在搞非法拆迁时查,而且目的就是为了通过制造压力迫使被拆迁人同意拆迁,使非法拆迁顺利进行,而不是为了执法,这就不是一级政府应该做的了。因为政府行政不能只是表面合法,而且目的动机也要合法符合人类道德。

尽管如此,公民很难通过一种法律程序起诉这种行为,因为目的和动机是隐藏在官员心中的,好像是一目了然,但又没有任何证据。

农民权利网:谴责和分析或许已经不那么重要了,拆迁问题以及由此产生的各种问题,已经摆在全中国的桌面,全国人民都知道。国务院、有关部委不断的立规发通知,媒体在谴责,社会也在呼吁,当事人更是多年如一日不断东奔西跑上访申诉,但为什么不能遏制这种局面呢?

农权观察员:总体来说,立法和高层政府的行动以及当事人的行动,包括聘请律师或媒体的行动不能说没有一些效果,但对于如此普遍数量之多的问题好像就是杯水车薪。而且违法之柴不断添加,护法之水总是微不足道,已经陷入一个恶性循环。

原因是多方面的,有些原因是难以改变的,比如司法不独立等体制性问题;有些原因则是可以改变的,比如缺乏真相问题,农民权利过于弱小地方政府公权力过于强大泛滥的问题。

我们需要改变维权的思路,不要把过多的精力放在无效路径上,不再总是把希望放在依赖高层改变立法或者为你批示。如果地方政府的强势与农民的弱势过于不平衡的现状不改变,多少立法和批示都难以执行。再者高层的批示能落在几个人头上?

为什么人们总是在说中央政策是好的,经是好的,一到地方就念坏了?我们当然知道是地方政府违法,不好好念经。但它为什么敢于违法?我们如果还按照过去的思路总是责备地方政府,结果不会有大的改变。但我们现在换一个思路,考虑一下或许我们农民本身是否可以发挥作用,甚至说我们农民自身是否也要承担一种责任?是我们父母或主人过于软弱,惯坏了政府这孩子或仆人。地方政府经常做出那些不把农民当人看的事情,外地律师一介入或媒体一介入起码态度可能有所转变。

据此我们要反思,要改变维权的思路:农民自身强硬起来,不断强化我们的心态,并从小事做起,锻炼我们自己提升我们的力量,尽快由弱者变成强者。至少与地方政府的公权力相比,不再过于弱小。

农民权利网:你不断的告诉农民朋友,弱者可以变成强者。有多大的可能性,具体怎样操作?

农权观察员:那就是农民通过学会最大限度的利用好法律这个武器,实现三化:一是使用权利常态化;二是调查真相重点化;三是重要维权专业化。

所谓使用权利常态化,就是学会使用权利,将其融入农民的生活,变成生活的一部分。国家法律赋予了我们农民很多权利,但很多都处于休眠状态,如果不是自己的权利被侵害,就很少有人感觉权利使用权利。这种状态需要改变,因为平时不会使用权利,等到拆迁占地或抓人时在想着使用,你就不知道如何使用。我们要像学习防灾防火一样,学习防侵权,不断的演练。平时养成为权利而斗争的意识。哪怕是一件小事也要讨个说法。比如村委会平时的开支情况,我们可以去问一问;看到什么问题,去乡政府县政府,说一说,问一问。这一说一问就是在表达权利行使权利熟悉权利,从中体会“农民是主人,政府是仆人”,把过去颠倒的观念和现实纠正过来。如果觉得没事干,就去到国土部门去查查你宅基地证档案吧!或者去档案馆查找点你们村过去的资料吧!不要小看这件事情,农民之所以弱小就是因为一种臣民的心态。臣民心态改变为公民心态之时,就是农民变成强者之日。

你敢不敢走进政府的大门?敢不敢要求看看什么资料?敢不敢与政府官员进行交涉据理力争?

现在农民花钱聘请律师办的事情,很多其实就是农民自己应该能够做的。比如发生了占地拆迁的事情,委托我们律师,律师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查阅资料。但这其实是农民自己的权利。只不过,农民不会或者确切说不敢去行使这种权利。当然,如果事情发生后再演练恐怕会耽误了维权,因此我希望和请求农民朋友平时就要演练培养这种心态掌握这种技巧。

一旦每天政府机关都有普通的百姓去查阅文件,那么公民社会就不远了。

所谓调查真相重点化。是要把维权工作内容的重点放在查明真相获得证据上,而不是动不动先去上访申诉或发贴上网。去年一个湖北农民朋友,上访了30年,从小伙子变成了老年。他一直以土地没有征收手续为由上访,结果调查证明是有征地手续的。这种令人沉重的事例几乎普遍存在,农民到处上访告状,却没有搞清真相。所以我要奉劝农民朋友,去设法搞清真相吧。

在这里我所说的真相,除了上述案件本身的真相外,还包括一些执法者或政府官员本身的真相。比如主管拆迁你房屋的官员,是否存在大吃大喝贪污受贿等腐败,是否言行不检点,是否恐吓威胁了你。我们这样做不完全是因为他们也这样找我们的把柄,所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是意义更为重大的多。因为我们即使掌握了案件本身的真相,但遇到根本不会公正执法的官员,那么那些证据和真相也是废纸一堆。只有我们不断的获取这些官员自身的真相,而且他们从此开始对农民等弱势群体有所敬畏时,证据才会显示其作用。

当然,如果有谁只是为了民间反腐去调查这些腐败的真相,那也是应该称赞的。我们国家需要更多的民间反腐力量。

在网络上流传着许多这样的实例,一个录音或录像或其他线索,揪出了一个腐败官员。想想看,如果这个官员恰巧是主管拆迁你房屋的官员,那么非法拆迁或许会有所改变。

几年前法制报登载过一个农民与镇政府打官司的事。农民本来有理,但官司却要输。农民发现乡干部正在与主审法官在饭店吃喝,马上用相机拍下吃喝场面。最后法官被处分,农民打赢了官司。

高科技和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为我们农民获取真相提供了太方便的条件,只需一部普通的手机就可以做到几年前专业人士都难以做到的事情。我经常冒出这样的想法:这个时代就是我们农民的时代,上帝把高科技微型拍录设备和互联网交给了我们农民,难道不就是拯救我们的吗?我们不要辜负这个时代,必须充分善加使用啊。

所谓重要维权专业化。是说一般的维权简单的维权农民应该学会自己去做,最起码做一些环节。这样会节省很多费用,而且会缩短维权的时间,而且,有时候,当时事发的证据,只能由自己当时录下来,聘请律师也无济于事。在我国,重要的维权问题要考虑咨询专业人士,不一定全程代理。有些事情是非常复杂的,有些掌握了一定知识的农民自己处理,往往发生诸多错误失去了最佳机会。

这种方法

主动的去调查查处地方政府的某些违法犯罪官员,而不是总在那里等待他们来查处农民。

农民权利网:农民查处官员?这该不是开玩笑吧?

农权观察员:一点不是。农民或其他公民将掌握的某些官员的证据向有关部门举报或由媒体进行监督,使这些违法官员得到查处。这就是我所说的农民可以查处官员的含义。回忆一下,现在每天都有这种事情发生。只不过我们所掌握的证据往往是顺便取得的,然后使用了。而我现在要说的是主动的积极的去调查取证。拿起你们的照相机、录音机或手机,有时稍稍用心注意一下,就可以获得很多地方官员违法的证据。比如,大吃大喝、言行粗暴。天津一个老师就录下了一个官员的狂言乱语;广州有人录下了复议机构某官员的失态之言;一个农民将一个法官与村委会吃喝的场面拍照,从而让法官得到了查处,官司转败为胜。

农民权利网:好像是一种有效的办法,但怎么感到还是不太对劲,农民或普通公民去搞调查,全民都是侦探,那为什么不是有关部门、媒体或律师去搞调查?

农权观察员:这绝不是我的突发奇想。而是多年维权的观察思考得出的结论。在目前的情势和体制下,有关部门尽管存在有良知的执法者,比如前几天我所代理的一个宁夏的高速公路占地拆迁案件,通过复议国家发改委撤销了其立项,当然这种情况每年总会有一些,包括国家环保部竟要求某些大型项目停工的新闻总会给我们一些安慰和希望。但是这毕竟是少数,大量的违法却是没有被追究制止。我们好多征地案件到国务院法制办复议处裁决,几乎没有好的结果。其他低层部门就更难以指望。其原因无需多说,毕竟与地方政府是一个系统;媒体虽然是天然的调查者监督者,但因为受到体制制约很难发挥作用;律师的数量限制和其有偿服务的特点,根本不能满足如此众多的维权需求。

人们总是喜欢为上面出主意,应该怎样立法怎样治国,将希望完全寄托于此。其实高层并不缺少治国策略,也完全了解下面正在发生什么,而且确实也在不断的出台新的法规,不断的进行查办。但问题是现在的局面已经不是上面发号施令就能够扭转的了。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转变维权的思路。这就是寻找一个新的杠杆。

 

不会用表现在多个方面,比如选择程序不准,过多依赖上访等等,而没有掌握案件真相则是问题的重中之重。在真相都没有掌握的情况下就多少年如一日的打官司或上访,这就如同没有确诊的病人到处抓药一样,只能是越来越糟糕。

我们其实一直忽视了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官员们总在找老百姓的把柄,作为恐吓威胁的砝码。但实际上老百姓是穿草鞋的,能有什么真正的把柄?倒是整天不怀好意找老百姓把柄的官员们,其实他自己把柄最多。特别是在当今中国的地方官员,腐败问题、工作作风问题、素质问题,太多太多,却又很少被揭露。有些地方设立了机关作风管理机构,有时暗访暗访,但力量有限。这就如同一大块基本未经注意和开垦的处女地,我们受到侵害的当事人一方,完全可以去开垦。我们弱者特别是农民有的是时间,去到处转转就会成为民间反腐的大力量。当然,我们不一定是专门为了反腐,在反腐的同时我们也维护了自己的权利,解决了整天跑断腿上访申诉却解决不了的问题。这就等于为我们弱者开辟了另外的一个维权通道,而且非常有效,却又节省成本。

农民权利网;具体调查什么呢?

就是调查寻找各种真相,包括自己被侵权案件的真相和其他任何真相。所谓真相不光是一般我们理解的案件本身的真相,比如拆迁是否合法等等,还包括涉及这个案件的官员这个主体本身是否存在违法。我们逐渐会越来越明白,一个不能够公正甚至敌视对待农民的执法者,不可能认真对待对有利于农民的证据和理由,也不可能给农民公正的结果。由此,我们的思路要从完全关心案件本身,转变为关注执法者本人。这其实也是某些地方执法者教给我们的智慧。某些地方政府往往无视拆迁本身是否合法,而是只关心如何对付被拆迁人。

不少地方政府经常公开说的一句口号是:用足用好法律和政策。这还算比较有理性的地方政府,毕竟还在把法律作为一个行为标准。某些地方政府则在使用另外一句不一定公开说但却实际使用的口号是:只要达到目的,完全不考虑法律和政策。这些是失去理性的地方政府。

不要总是把希望寄托于呼吁别人怎样怎样,调整自己比指挥别人要有效。

农民权利网:调查出来情况后怎么办?一定会有效吗?比如发现了某官员大吃大喝?

农权观察员:没有万能的药方。但调查真相确是一副猛药。某官员大吃大喝的真相被你掌握,比如拍照录像,你就可以去揭发举报,这个官员以后对弱者的态度一般会有所收敛。甚至你将其拉下马,他就没有了力量。其他官员也会检点自己的行为。这种状态存在一段时间后,弱者从总体上就不再那么弱小,官员对弱者的态度当然会从总体上有所变化。

农民权利网:您预测这种办法有多少推广的可能性?

农权观察员:完全可以推广,但也不可能一蹴而就。主要难度是心理问题。农民或其他弱者从总是被政府调查的被动客体,变成反过来调查官员的主体,需要在心理上来一个革命。其实这本来不应该是一个问题,因为本来人民是主人,官员是公仆,主人调查公仆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因为中国的传统观念和习惯,这种颠倒的是非观念纠正过来还需要时间。在广东某地,我带着一个村民小组组长到政府部门和法院调查、阅卷、交涉,有时还与官员硬起来甚至吵起来。组长亲眼看到:一吵一硬竟把原来百般恳求解决不了的事情解决了。后来那个小组长也敢自己去政府部门理论理论了,这在以前是不敢想象的。

这个事例说明什么?一是说明我们要硬起来才有效(不是写文章多硬,而是行动上要硬)。好多地方的官员就称从来没有想到律师还敢跟他们来硬的。可以想象,从此,他们做事也要转变,不能总是以大爷的面貌出现了;二是说明弱者只要有人示范指导帮助,他们就能够学会如何与地方政府打交道。因此我经常说我们律师办案,看似在代理某个案件,其实意义远大于此。每个案件的代理过程其实就是一次多次的维权技巧指导和示范。臣民向公民的转型应该主要靠这样的路径,写一万篇文章不如一次具体的维权行动。三是说明调查真相只是维权方式转变的一个好的抓手和切入点,但决不能将行为限制在这个范围。心态可能更重要。心态强起来硬起来后,已经就是强者了。这时,就像那个村民组长,先要挺直腰板,知道自己去各个机关了解占地手续、立项手续、规划手续、拆迁手续等等这所有的一切,完全是普通公民的基本权利,不让查看或态度恶劣,就可以理论理论。总之,把臣民社会的气氛环境改过来。

农民权利网:现在是构建和谐社会,硬起来是否与此相悖?

农权观察员:我们要的是真正的和谐,公平合理的和谐,而不是表面和谐或一方鱼肉另一方的和谐。现在的情况是农民等弱势群体过于弱小,公民权利被强大的公权力肆意蹂躏。因此,必须通过斗争去争取维护权利。权利大于权力之时,才是真正和谐之日。

农民权利网:农民去调查查处官员,需要注意什么呢?

农权观察员:首先是一定要合法,还要讲究分寸和技巧。比如不能搞暴力,不能用所获知的真相搞敲诈钱财。因为调查和知情权这个武器说到底是国家法律早已赋予我们的基本权利,只不过我们从来没有使用过注意过罢了。所以,我们农民必须始终遵守和敬畏法律。很多时候我们维权艰难或效果不佳,总要抱怨法律无用。事实上,不是法律无用,是我们不会用。

其次,要讲究技巧和分寸,比如经常看到农民对拆迁现场录像照相,却被发现反遭更大的迫害。这是技巧欠缺的问题。这就为我们律师、媒体和广大社会提出了一个重要课题,就是如何指导和帮助弱者尽快掌握这些技巧,我们农权律师所更是责无旁贷。我看到农民权利网专门开辟了这方面的版块,实在令人振奋。

农民权利网:公民有没有办法对付这种来自公权力的不良威胁?

农权观察员:所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们不妨也来全面的查查地方政府或官员是否存在违法问题。比如某些官员有无贪污受贿,有无吃喝色情活动,有无上班时间玩电脑游戏?有无说话不符合公务员规范?有无……总之有无任何的违法、不检点。

公民们,拿起你的照相机、录音机、手机吧,我们其实也很强大,不是绝对的永远的弱者。现代科技与互联网为我们提供了强大的武器,只要稍加准备练习,正确使用,就会使我们的力量增加1000倍。即使我们没有这些设备,我们总有一双眼睛吧,我们可以去盯住这些官员,记录下他们的违法,举报给有关部门。

当然这首先需要观念来一个转变。我们不但有权利,也有能力这样做。而且这样只是花一些时间罢了,成本并不高。因为,普通农民有的是时间。

这样做了,会不会肯定解决被非法拆迁占地问题呢,可能性很大。有哪种方法又是百分之百的胜算呢?退一步说,即使我们当前的问题没有解决,对那些不怀好意的政府官员也是一种警告。以后会收敛,这也是间接在维护我们自己的权利啊。

媒体报道过这样一件事情,有一个农民与村委会打官司,本来该赢的官司眼见要输掉,他无意看到了村书记与法官正在饭馆喝酒,于是他马上用照相机将现场拍下交给法院院长,那个法官回避,最终官司公正判决,这个农民赢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5 秒后自动关闭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手机版|农民权利网 (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10162号 京ICP备14030655号-1  

GMT+8, 2017-12-18 15:13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UED:农权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