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农权法律网改版啦!进入新版

农民权利网

 找回密码
 注册

[底层教育] 【活着】夏日里的乡村杂技学校

[复制链接]
寻找阳光 发表于 2015-9-24 14:24: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友情提示:您须注册登录才能看到更多!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乡村杂技学校
  撰稿/吴芳

  这是位于安徽阜阳颍上县陈桥镇的一所乡村杂技学校。炎炎夏日里,100多个来自安徽、河南、江苏和山东等地的大人和孩子,每天10个小时,挥汗如雨地训练。他们中年龄最小的只有4岁,最大的已经四十多岁,他们有的是兄弟姐妹,有的则是举家前来学习杂技。他们在这里学习杂技,已经成为未来一种谋生手段,也因为这种训练,民间杂技得以传承。

  杂技之家杂技学校
  早晨四点,东方的天际刚刚露出一丝白光,一阵急促的铃声划破皖北平原小村的夜空。“起床了,起床了。”48岁的宋玉娇开始逐个房间敲门,半个小时前宋玉娇和丈夫缪洪虎就开始起床,“一天的训练,个个身困疲乏,不叫根本醒不来。”宋玉娇说,“这大热天,早晨凉快一些,正是训练的最佳时间。”
  这是一座四合院的杂技学校,东西两侧和北侧分别是宿舍和厨房,南侧和中间的院落,以及四合院外的草场,则是训练场所。几分钟后,在磨磨蹭蹭的节奏中,几间宿舍里的灯光逐渐亮了起来,声音也逐渐嘈杂起来。伴随着嘈杂声,一些孩子陆续走出宿舍,于是杂技学校的新一天就这样开始了。
  十几分钟后,整个院落开始热闹起来。早晨的训练以基本功为主,被分成两拨,大人们因为身体已经成型,大多在院外练习自己的专项技能,比如蹬技、顶技、火流星、飞刀等,更多的孩子训练的是压腿、下腰、劈叉等基本功。而此刻,宋玉娇和丈夫缪洪虎则在一旁监督着,特别是自我控制力差的孩子们,偶尔对技术不规范的孩子伸出“援手”,此时孩子都会龇牙咧嘴。
  49岁的缪洪虎和妻子宋玉娇是杂技之家。缪洪虎说,他12岁就开始学杂技,然后在外面演出挣钱,妻子宋玉娇也是12岁开始学习杂技。俩人结婚后依然在从事民间杂技表演,有了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后,孩子们从小也迷上杂技。如今两个女儿,儿子和媳妇都是从事民间杂技表演,甚至连刚刚5岁的外孙也开始学习杂技。缪洪虎和宋玉娇因为随着年龄增加,演出吃力,七年前办了这所杂技学校。“这几年民间演出市场逐渐火了起来,学杂技的人也多,办个学校自己谋生,孩子们也可以在家门口学习杂技,这个活也可以传承下去。”缪洪虎说。

  一家四口学杂技
  早训三个小时,上午8时开始,在经过一个小时的早餐休息之后,上午的训练开始。
  南侧的训练房内,在其他孩子结束了倒立训练之后,29岁的东东在给自己三个孩子加练倒立。身体有些发福的东东这次是带着自己三个孩子前来学习杂技的。东东自己则是第一次学习杂技,根据他身体状况,缪洪虎让他练习火流星。三个孩子中,两个女儿去年暑假就已经来学习过两个月,最小的儿子也和他一样是第一次学习杂技。
  “从事这一行很累,我并不希望他们走这条路。我只是想让他们来吃吃苦,这样学习会努力,如果未来成绩好,就不要从事这一行,如果成绩不好,学习杂技则可以垫一个底。”东东之所以这么说,他有自己的打算。东东虽然只有29岁从事演艺这一行却有19年时间了,最大的感受,就是累。
  东东是颍上县人,父母原来是剧团演员,他很小就跟随父母浪迹“江湖”,10岁开始练习唢呐吹奏,为此还到河南跟师傅专门学艺4年。一直到现在东东依然从事演艺,并和自己的兄弟姐妹合伙搭了一个班子,经常接活在外面演出。但是随着竞争的激烈,东东越来越感觉到自己身上的“本领”太少,所以利用这个空闲自己前来学习杂技。
  和东东一样,全家四口人前来学习杂技的还有范光荣夫妻以及他们的两个孩子:9岁的范家宏和8岁的范恩慧。
  今年30岁的范光荣来自河南永城,12岁开始上艺校学习杂耍,吹拉弹唱样样都会。如今和自己的妻子搭伴儿在外演出。虽然在当地农村,范光荣夫妻已经是有点小名气的演员,但他们还是不满足,不断提升自己,因此这次全家四口前来学习杂技。其实这已经是夫妻俩第二次前来学习杂技了,儿子范家宏也是第二次,女儿范恩慧则是第一次。此次范光荣练习的是顶魔方,妻子练习的是蹬技,儿子除了基本功还有独轮车,只有女儿刚刚起步除了基本功外,练习的主要是柔术。
  “俺都参加演出了,还挣钱了呢。”9岁的范家宏这么说。范光荣说,他和妻子搭伴儿主要在农村的婚丧嫁娶或者盖房、公司开业庆典现场演出居多,儿子偶尔也会出场,一场演出少则几百块,多的可以挣到2000多。“虽然也很累,但比打工强多了,而且也很自由。”
  缪洪虎说,在杂技学校学习的学员中,像东东和范光荣这样的家庭或者夫妻很多,他们几乎都是以此为生,很多都有很高的本领,学习杂技主要是充实自己,丰富节目内容,累是肯定的,但钱也没少挣。“别看这些学员,出去后,一场演出都是好几百,一两千呢。”

  一个月两门活
  杂技学校学习的学员中,更多的则是像范家宏和范恩慧这样的孩子,不过他们却没有范家宏和范恩慧幸运,有父母在身边陪伴。
  上午的训练刚刚开始,训练房内7岁的徐新新一边压腿一边抹眼泪。徐新新流泪并不是因为压腿疼痛,而是因为刚刚妈妈给老师宋玉娇打来电话说,让她再学习一个月。“说好一个月,说话不算话。”尽管在杂技学校可以认识很多新的伙伴,但她还是想早一点回家。况且对一个孩子来说,早晨四点起床,每天10个小时的刻苦训练,并不是所有孩子能够扛得住的。“几乎一般孩子都因为训练的艰苦哭过鼻子。”
  6岁的刘悦来自河南永城,她和表姐娄欣茹一道前来学习杂技。刘悦还在上大班,这次过来已经一个多月了,每天除了压腿下腰外,主要练习翻跟头和软功。刘悦说她的爸爸妈妈都是从事杂技表演,还有两个哥哥也学过杂技,全家组建了一个杂技班四处演出。刘悦说她并不喜欢杂技,“因为累,早晨太早了。”当然,她因为练习杂技哭过很多次鼻子,但是她只能乖乖地练。
  晚饭后,在别的孩子都出去玩耍的时候,马王乐依然在院子里加练水流星,12岁的马王乐显得比别的孩子要懂事很多。马王乐来自安徽蒙城,他已经是第二次到这来学习杂技了,过去还曾经去河南少林寺学过武术。对马王乐来说,学习杂技,也是源于父母一直在从事演艺行业。他的父亲是唢呐手,母亲则是唱歌跳舞,于是连续两个暑假,马王乐被送到杂技学校学习杂技。“已经学会了独轮车,水流星,草帽杂耍,翻跟头。”马王乐说,“在这里呆一个月,必须学会两门活,不然回家会挨父母骂的。”
  对杂技学校来说,孩子越多,管理起来越麻烦。很多孩子因为父母不在这里,缪洪虎和宋玉娇不得不又当老师又当爹妈,吃喝拉撒睡都得管,甚至孩子们的零花钱都需要管起来。当然最重要的是安全问题,还有孩子们一个阶段下来能不能学到技能也非常重要。“来学习,家长自然有所希望。”

  民间杂技就这样传承
  第一次去这个乡村杂技学校是麦收前,50多个学员多个学员中,年龄最小的4岁,最大的40多岁,孩子占了半数。他们每天早晨5点起床,晚上7点结束,一天要经过10个小时的训练。再次去杂技学校已经是两个月后,因为暑假,100多个学员中孩子占了大多数,意外的是,上次的学员中,只剩下一个在学习。
  学员在杂技学校学习的时间并不长,短的一个月,长的也就是三四个月。整个学校的学员,犹如走马灯一般换来换去。一年六七百人,七年多少人,连缪洪虎和宋玉娇都记不清。
  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个杂技学校的条件并不是很好,特别是在这个夏天,三四个人挤在一张床上,二十几个孩子簇拥在一间宿舍里。不过这并不影响来自安徽、江苏、河南、山东等地学员对杂技的热情。当然,这种热情,对前来学习的学员来说已经不仅仅是热爱,更多的已经成为他们谋生的手段。缪洪虎说,他的女儿目前一直活跃在乡村的婚丧嫁娶或者庆典表演市场,一场演出都有500元以上的收入,在春节前后的演出旺季,一场费用高达2000元。正是依靠着这些收入,他们有了稳定的经济来源,甚至生活条件相对其他村民更为宽裕。这也是东东、范光荣为什么举家前来学习杂技,更多的农村家庭将孩子送来学习杂技的重要原因。
  目前,在皖北的临泉、颍上、宿州,河南的永城、周口,生存着很多民间杂技团体,他们大多以家庭为单位,活跃在乡村市场,甚至城市。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这种市场需求日趋旺盛,这也是在这炎炎的夏日,乡村杂技学校如此火热的一个重要原因。而正是乡村杂技的培训、表演市场的火热,民间杂技可以这样传承下去。

  【完】
ninja144300974417293.jpg
    8岁的徐新新(左二)一边训练一边哭,因为她妈妈决定让她再训练一个月。此前,妈妈答应她只练习一个月,这让她感觉妈妈骗了她。
ninja144300974420115.jpg
    上午,三个大一点的女孩在训练房内练习抛帽子杂耍,在整整的两个月时间里,她们要学会两项甚至更多的技能,因此不能有片刻的懈怠。
ninja144300974451916.jpg
    尽管高温天气,孩子们浑身是汗,但依然在坚持。把孩子送来学杂技的父母,除了少数是希望孩子来吃苦,大部分还是希望孩子能学习挣钱的技能。
ninja144300974414842.jpg
    12岁的靳佳怡在练晃板顶碗。她来自涡阳,8岁时曾经到杂技学校练习一年,这次她要只呆两个月时间。她一天站在晃板上不断重复练习着,已经练习了多少次,连她自己都不清楚。
ninja144300974455245.jpg
    6岁的孙雪儿在练习咬技,这种柔术中的咬技需要练习很长时间,非常累。新来的女孩大多要从柔术练起。
ninja144300974464316.jpg
    暑假期间,前来学杂技的孩子非常多,这往往也是一年中学校人最多的时候,一张床睡好几个孩子,一个宿舍十几个孩子的情况很正常。好在室内有空调。在这里,有的人是兄弟姐妹一起来,有的则是举家前来。
ninja144300974467163.jpg
    三个女孩在练习腰部的柔韧性,这样一挂就是十几分钟。杂技学校的设备大多是老师缪洪虎因陋就简自己制作的,但这并不影响孩子们的训练。

ninja144300974493063.jpg
    学员在杂技学校学习的时间并不长,短的一个月,长的大多也就是三四个月。整个学校的学员,犹如走马灯一般换来换去。杂技表演相对而言在中国的群众基础较广,这大概也是杂技学校和杂技技艺得以维持与传承的原因。
ninja144300974476083.jpg
    陈则逊是宋玉娇的外甥,因为在训练过程中不听话,被舅舅罚跪,一名杂技学员在一旁安慰5岁的他。陈则逊从小生活在杂技之家,他未来极有可能成为杂技下一代。
ninja144300974429071.jpg
    这里的宿舍全部是集体宿舍,家庭集中在一个宿舍。饭后,一对小夫妻在宿舍里玩手机,她们希望将来将杂技作为自己谋生的手段。
ninja144300974465688.jpg
    晚饭时间,一群孩子在围观伙伴玩游戏。在杂技学校,只有父母也在的孩子才会有机会玩手机,大部分孩子是没有手机的。
ninja144300974470637.jpg
    晚上7点,结束训练后,孩子们在用晚餐,一些大人则到外面自己吃。在训练期间,他们吃喝住24小时都要在杂技学校。
ninja144300974488654.jpg
   夜幕逐渐降临,几个年轻人光着膀子在院子乘凉,在杂技学校只有这个时光属于他们自己,可以聊天,可以到校园外的村口公园逛逛。
ninja144300974453752.jpg
    傍晚,太阳逐渐西下,一些年纪稍大的学员到院子外练习水流星,对他们这个年龄来说,只能练习这些技巧性杂技,并且不受场地限制。
ninja144300974424451.jpg
    一个女孩在训练呼啦圈。室外的草坪是学员们练习杂耍的最好场所,不下雨或者没有太阳的时候,大人们都喜欢在这里训练。
ninja144300974457638.jpg
    杰克的爸爸妈妈也是玩杂技的,太阳下山后,杰克的妈妈依然在练习蹬技,爸爸和老师则趴在她的脚上。这种力量和平衡的训练不是一般人能坚持的。
ninja144300974421878.jpg
    5岁的杰克独自用绳子把自己吊在窗户上练习下腰,这样的方法让他不需要别人的帮助,自己也可以起来。他是跟父母一起来学习杂技的,也正因为父母在,他无法偷懒。
ninja144300974416568.jpg
    尽管是基本功训练,但孩子毕竟是孩子,有时候还会偷懒,老师不得不在一边监督。
ninja144300974463340.jpg
    雨天,孩子们聚集在室内训练,各自练习着自己的技能。人多时,室内有些狭小,不过她们相互之间还是可以协调开来。
ninja144300974461036.jpg
    宋玉娇帮孩子腰部训练加力,这种腰部柔韧性训练是循序渐进的,宋玉娇帮孩子的时候也是力度适可而止。尽管这样,孩子每次都是龇牙咧嘴,有时候还会哭出来。宋玉娇12岁开始学习杂技,今年已经年近五十,由于身体渐渐无法支持演出,她七年前和丈夫缪洪虎一起办了这所学校。
ninja144300974390021.jpg
    早晨天还没亮,学员们就开始训练,一名学员一边压腿一边玩手机,每天早晨4点多起床,一天10个小时以上训练,无论对大人还是孩子都是一种考验。目前,在皖北与河南的永城、周口一代,生存着很多民间杂技团体,他们大多以家庭为单位,活跃在乡村市场甚至城市。
    来源:腾讯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5 秒后自动关闭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手机版|农民权利网 (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10162号 京ICP备14030655号-1  

GMT+8, 2017-12-16 17:07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