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农权法律网改版啦!进入新版

农民权利网

 找回密码
 注册

“五毒”官员蒋尊玉:前门当官,后门经商

[复制链接]
农权图书 发表于 2017-1-22 13:48: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7-1-22 13:42:10


(资料图片)蒋尊玉。


“五毒”官员蒋尊玉

(原标题)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周群峰

5月16日,59岁的蒋尊玉,戴着黑框眼镜,身穿灰色圆领短袖衫,在法警押送下,走上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被告席。经过座无虚席的旁听区时,他还不时左右张望。

这名深圳市原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是十八大后深圳政坛落马的最高级别官员。

在一线办案人员的眼中,蒋尊玉是一位“五毒俱全”的官员。他与深圳市多位房企老板关系密切,这些人时时环绕他左右,为他安排赌博、嫖娼,甚至安排他的情妇堕胎;他的前妻、女儿、女婿、亲家、妻妹甚至女婿的舅舅,都因腐败被调查;另外,他还还隐瞒自己的“裸官”身份。

庭审这一天,离蒋尊玉落马已经超过一年半。一位旁听了当天庭审的知情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被告席上的蒋尊玉神情平静,只是头发已经花白,看上去比被调查前苍老了许多。

“穷怕了”

王沟镇位于江苏省徐州市丰县西大约10公里处。因地处苏、鲁、皖三省交界处,有“鸡晓鸣三省”之称,汉高祖刘邦斩蛇亭遗址就在该镇。

蒋老家村在王沟镇东北角,是该镇下辖的31个行政村之一。1957年11月21日,蒋尊玉出生在该村。该村一位与蒋尊玉家关系较近的蒋姓村民称,现在全村有2000多口人,蒋姓是该村大姓。

该村民称,蒋尊玉有兄弟姐妹四人,上有一个姐姐,下有两个弟弟。上世纪70年代初,蒋尊玉的母亲病逝。当时由于家里特别穷,蒋家买不起棺材,就用一个席子裹着蒋母遗体下葬了。后来,他父亲一个人把四个孩子拉扯大。

1976年2月,19岁的蒋尊玉高中毕业后参军,成为一名基建工程兵。1983年9月,部队转业后,他留在深圳,进入深圳市机电设备安装公司工作,任该公司七施工分公司党总支副书记,成为较早的一批深圳特区建设者。此后,他的工作履历始终未离开深圳。

在32岁时,蒋尊玉获任深圳机场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科长,由此步入政坛。此后他的仕途步步登高,历任深圳市规划国土局龙岗分局局长、深圳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深圳市水务局局长、深圳龙岗区委书记等职务。2013年1月,蒋升任深圳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走上了个人仕途的顶峰。

从一个少年丧母的农村苦娃,成长为深圳市委常委,在很多人看来,蒋尊玉的经历是一幕励志剧。

上述蒋姓村民称,蒋尊玉当了大官后,还是非常孝顺。

因患有帕金森症,蒋尊玉的父亲生活不能自理。因蒋尊玉和其三弟都在深圳工作,其父亲主要由蒋尊玉在徐州的姐姐和二弟照顾。为了照顾老人,蒋尊玉花钱为父亲请了一个保姆。

大约七八年前,蒋尊玉的父亲过世。此后,蒋每年都要回家给父母扫墓。

孙桐(化名)是深圳市一位颇有影响的企业家,与蒋尊玉接触较多。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有一年蒋尊玉回家给父母扫墓,带领一个由深圳企业家和官员组成的50多人的队伍,浩浩荡荡地从深圳赶往丰县。当地很多政府领导专程到徐州机场迎接,场面非常隆重。

据蒋老家村的村民介绍,蒋尊玉当了大官后,回家时对村里人都很客气,也为村里办了一些“实事”。

1992年,蒋老家小学拆迁,重新选址新建的时候,蒋尊玉捐款1000元。

2003年,在蒋尊玉的影响下,深圳企业家庄小夸和杨玉珍,联合出资大约100万人民币,建了蒋老家希望小学。建成后,附近的四个小学也都合并过来。

2010年12月21日,蒋老家村举行蒋氏家祠重建落成典礼。该家祠修建于清乾隆年间,在文革中遭破坏。后来蒋尊玉出资重修家祠,还请来了在当地颇有知名度的丰县小红花豫剧团来村里演出2天。

蒋尊玉还捐款为村里修建了一条大约3公里长的柏油路,并重修了一条大概1000米长的灌溉总渠,使蒋老家村的灌溉条件得到改善。

孙桐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蒋尊玉从政后,哪怕是后来进入深圳市委常委后,也从不避讳谈论自己的身世和曾经贫苦的日子。“他多次说过自己是穷怕了。不想让自己再过穷日子,也不想让老家的人再过穷日子。”

“肥缺”

蒋尊玉的主要问题,发生在他任龙岗区区委书记的5年内。这段经历,也是他从政履历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中国新闻周刊》拿到了一份广州市人民检察院对蒋尊玉案的《起诉书》(副本),发现在检方提出的14宗受贿指控中,有10宗指向他任龙岗区委书记的这段经历。

2009年10月24日,龙岗区原区委书记余伟良涉嫌严重违纪落马。同日,在深圳市龙岗区召开的全区干部大会上,蒋尊玉被任命为龙岗区委书记。

当地官场和坊间都在盛传,蒋尊玉获得的这顶副厅级官帽,是通过向广东省委组织部原副部长林存德进行利益输送换取的。

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院长肖滨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林存德在省委组织部任期内分管地方干部,很多厅级官员的提拔跟他有关。传闻他接受调查时,供出了蒋尊玉等上百位厅市级官员。

深圳多位知情者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从深圳市水务局局长职位调任深圳市人居环境委员会主任仅仅2个月的蒋尊玉,为了去补余伟良落马后空出的缺,向林存德行贿几百万元。“当时很多人说老蒋调动频繁,这次到龙岗做书记是个肥缺。”

蒋尊玉对龙岗这片土地并不陌生。公开履历显示,1996年6月至2001年8月,他曾先后担任深圳市规划国土局龙岗分局局长,和龙岗大工业区管委会任办公室副主任。

不过,与上世纪90年代他感受到的“村镇龙岗”不同,这次进入他视野的是一个正处于城市化扩张中的“城区龙岗”。在改革开放的前沿深圳,土地供应充足的龙岗发展优势明显,面临着很多机遇。

一位熟悉当地政情的人士曾向澎湃新闻透露,余伟良担任龙岗区委书记时,主抓的是被称为“大综管”的城市管理工作。蒋尊玉上任后,把精力更多地投入到他更熟悉的旧城改造。为了加快“造城运动”,蒋尊玉对开发进度缓慢的小开发商不感兴趣,曾公开表示“不欢迎”。

《南方日报》曾有报道称,当时龙岗区的旧城改造项目,一度占全市的一半以上。

2010年1月26日,龙岗区政协问政大会举行,时任龙岗区城改办主任刘东松表示,龙岗将正式启动“造城计划”,首先是改造岗头片区和宝吉片区,华为科技城原来计划是改造周边8公里区域,要扩大到22平方公里。因为受贿,刘东松在2014年12月获有期徒刑11年。

蒋尊玉轰轰烈烈推行的造城运动,加快了龙岗的城市化进程,也为他带来了更多与地产商钱权交易的机会。

不过,讽刺的是,在龙岗区委书记任内,蒋尊玉曾多次公开表露出强力反腐的姿态。

2010年11月25日,在龙岗区基层组织工作暨开展机关工作作风大提升活动动员大会上,蒋尊玉说,“与基层群众的期待相比,我们还有较大差距”。他痛批少数干部工作作风“懒”“虚”“软”“混”“僵”。

在这次大会上,他举例说,个别社区干部将4000万元集体资金私自借给一个银行工作人员,被骗后只追回几百万元,还有一个社区股份公司董事长一年去了60多次澳门。

但在口头上高调反腐的同时,他私底下敛财的疯狂程度,远超前任。

在他主政龙岗区的第二年,一个多年不遇的机会来了。

2011年,深圳市主办第26届世界大学生夏季运动会。这届大运会的主场馆、大运村都设在龙岗区,过半的赛事也在龙岗举行。为此,要在龙岗建设大量的体育场馆设施。

2012年底,深圳市审计局在其官网发布《关于深圳大运会财务收支及场馆建设项目审计结果公告》。公告称,截至2012年9月30日,为举办大运会投入的资金共计139.96亿元。资金安排用于大运会运行与保障支出44.90亿元,场馆建设支出75.20亿元, 配套项目支出19.86亿元。

公开报道称,蒋尊玉主政龙岗区5年间,深圳大运会工程建设项目总计515亿元,标的额上亿元的大型项目达80个,其中许多项目都落户到龙岗区。

《中国经济周刊》曾援引一位与蒋尊玉家族交往密切的人士估算,在大运会项目中,由龙岗区主导的、蒋尊玉能说了算的工程涉及金额有20多个亿。“小到超市,大到城市绿化,基本上不经他允许是进不去的。”

大运会举办后,有多位与大运会相关的官员相继落马,其中深圳市原副市长梁道行案颇受关注。2013年3月,梁道行被“双规”。2014年12月,因受贿罪,梁道行获刑10年。他曾担任深圳大运会执委会副主席兼秘书长、执行局局长,负责2011年大运会筹备组织工作。

嗜好旧城改造

在蒋尊玉的5年龙岗区委书记任期内,曾遭遇了一些画家的抗议。

深圳龙岗区大芬村画家陈浩东,曾多次实名举报蒋尊玉。陈浩东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大芬油画村是国家级文化产业示范基地,是深圳乃至国家文化产业发展的一张名片。但是蒋尊玉主政龙岗的那几年,利用文化产业疯狂敛财,还曾多次打压大芬村的油画企业,并亲自指使人员驱赶大芬油画广场的商户。

陈浩东说,蒋尊玉还通过违规涨房租等方式,迫使一大批油画企业难以维持运转,最终被迫关停或搬迁,然后他把这些原本的艺术用地变成了其他商业项目。“那几年,是大芬村的油画行业最暗无天日的时期。说他是‘文化杀手’一点也不过分。”

为了维权,陈浩东曾被龙岗警方关押了三天两夜。他说,与蒋尊玉的较量像是参加一场马拉松一样,耗时间耗精力。“现在蒋尊玉落马了,但是他打压大芬村画家后,给这片画家们的聚集地带来的伤口还没有愈合。”

在蒋尊玉龙岗市委书记任内,还发生过“烧钱改路名”的故事。

2012年4月,蒋尊玉提出要花2000万元,将深惠路更名龙岗大道。该消息一出,争议无数。

很多人认为,更改道路名称看似容易,但是相关的门面房、路标、路牌、收费站等都要跟着改,即便政府买单,也会给沿线商家、企业、住户带来不便。“花2000万改个路名根本没必要,劳民伤财。”

面对质疑声,在广州出席省十一次党代会时,蒋尊玉公开回应称,深惠路更名是为了顺应城市化的要求,花2000万是值得的。“深惠路经过30年的发展,已经不能和龙岗区的城市功能和形象相匹配,更名为龙岗大道是龙岗城市化的象征。”

嗜好旧城改造的蒋尊玉在这次会议上还表示,在改名的同时,深惠路沿线还将启动35个旧改项目,这条路沿线将建成一个现代化的城市群。

在蒋尊玉的坚持下,深惠路的改名行动还是如期开始。

深圳市一位政法系统官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深圳近些年经历了两次大飞跃:一是上世纪90年代,城市建设突飞猛进。另一次就是大运会期间,深圳城市建设又有了一次大的改观,“特别是龙岗区在大运会前后判若两个地方。”

这位官员认为,蒋尊玉对龙岗区的发展还是有贡献的。主政龙岗期间,他是华为科技城(后更名为“坂雪岗科技城”)建设的强势主导者。“这些项目也引发了一些权钱交易,但是一些大项目的落地,还是助推了龙岗经济的发展。”

在深圳经济高速发展的背景下,土地资源越来越稀缺,拥有土地就相当于拥有了更好的发展机会。而龙岗是深圳土地储备最多的区,众多的政府资金和政策倾斜也都给了龙岗,而在大运会、地铁项目、深惠路改造等众多大工程后面,都隐藏着巨大的利益空间,在监管不够透明的情况下,很容易滋生腐败。

公开报道显示,龙岗区曾在短短10个月内,有3名高官相继落马:2009年10月,龙岗区原区委书记余伟良、原政协主席陈胜兴落马。2010年8月,龙岗区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钟新明落马。

“人生在世,最为宝贵的应是‘身安为富、道德为贵和康宁无价’。”这是龙岗区原区委书记余伟良在任时,经常劝诫身边干部的一句话。

“掮客”李卫平

在很多与蒋尊玉有过接触的人看来,蒋尊玉身上有一种匪气,是一个没文化的“大老粗”,做事粗暴、蛮横,但也讲义气、胆子大。

因为这种性格,加上利益上的关系,蒋尊玉与众多私企老板关系颇为密切,形成了江湖气息浓郁的官商朋友圈。

公开信息披露,蒋尊玉全案共涉及公职人员、私企老板97人,其中移交司法机关处理17人,涉案金额2.5亿元。

在这近百名老板中,李卫平是最为核心的一个。

李卫平是深圳航港高尔夫球娱乐有限公司总经理。深圳航港高尔夫球场位于深圳宝安国际机场。该球场由深圳机场集团出地,与社会资本联合兴建而成。

工商资料显示,深圳市航港高尔夫球娱乐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人民币2500万元,深圳机场持股40%。

1989年,李卫平从部队转业后到深圳,参与了深圳机场的筹建工作。彼时,蒋尊玉任深圳机场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科长。

同样的军人出身,相似的性格,让两人一见如故。从此,蒋尊玉与李卫平开始长达20余年的交情。

2015年5月,广东省纪委主管的《广东党风》杂志发文称,李卫平利用蒋尊玉的影响力帮人办事、找人“借钱”、为利益往来牵线搭桥。在蒋尊玉与其妻子失和后,蒋尊玉视李卫平为自己“唯一的朋友”。

在蒋尊玉的社会关系网中,李卫平扮演着代理人和“地下组织部长”的角色。很多人找蒋尊玉办事,往往是先找李卫平,蒋尊玉收受贿赂,有很多笔也是通过李卫平。

连情妇堕胎这么私密的事情,蒋尊玉也会交由李来安排。在担任龙岗区委书记、市政法委书记期间,蒋尊玉利用其职务便利,为李卫平在参与龙岗区坂田街道旧改项目等事情上提供帮助。与此同时,蒋尊玉也多次收受李卫平钱物。

广州市人民检察院对蒋尊玉的起诉书显示,蒋尊玉通过李卫平收取的贿款,占其受贿总额的六成以上,检方指控的14项受贿事实,有5项与李卫平有关:

1998-2005年,蒋尊玉为黄泽平(另案处理)承接坂雪岗、深圳市市民广场地下停车库等多个工程项目提供帮助。通过李卫平多次收受其贿送的财物共计人民币709万元,港币50万元;

2004-2014年,蒋尊玉在为深圳市航港高尔夫球场获取高尔夫球场经营权,亲朋子女入学入职,承接旧城改造项目等方面提供帮助,通过其家人多次收受该公司总经理李卫平贿送的财物折合人民币139.82万元,港币163万元;

2010-2013年,蒋尊玉为深圳市雪麟集团有限公司开发深圳龙岗区新生村房产项目提供帮助,于2013年春节前,通过李卫平收受了该公司董事长郑某财贿送的港币1000万元;

2011-2014年,蒋尊玉为深圳福田区博雅教育机构董事长姚建造(另案处理)在深圳市龙岗区担任人大代表,开办国际学校等方面提供帮助,收受其贿送的港币60万元,并通过李卫平多次收受财物共计人民币2000万元;

2005年到2011年,蒋尊玉为行贿人郑某忠承接水务局工程提供帮助,于2008年底收受其贿送的港币1000万元。之后,蒋尊玉将该款交于李卫平保管。

《广东党风》曾披露,表面上,蒋与这些老板称兄道弟,但实际却“利”字当头、抱团共腐、乱象丛生。工作之外,蒋尊玉与他们打高尔夫、打牌斗地主,享受着被人以“老板”“大哥”相称的权力快感。在蒋外出开会期间,这些老板成群结队、鞍前马后,甘当奴才,为其打点,甚至替蒋安排嫖娼。

《中国新闻周刊》了解到,上文中提到的安排蒋尊玉嫖娼的老板,就包括李卫平。

孙桐称,在深圳官场中,蒋尊玉好色是出了名的,“尤其喜欢小姑娘”。蒋尊玉常常应邀去李卫平的高尔夫球场,他盯上了6个球童。后来,这些球童都被逼迫和蒋尊玉发生了性关系。

孙桐说,李卫平还给蒋尊玉介绍了2个年轻的女按摩师。这2个按摩师后来都怀了蒋尊玉的孩子,二人还经常争风吃醋。蒋尊玉通过李卫平,软硬兼施,花钱逼迫这两人堕胎。

在蒋尊玉受贿案中,期权腐败也是其一个重要特点。

《广东党风》披露,对于权钱交易,蒋尊玉并不急于兑现、雁过拔毛,而是将权力逐渐向时间寻租和扩张。蒋尊玉曾透露,退休后自己将下海经商。而他在为官时埋下的利益“暗桩”,正是为其今后闯荡商海铺设道路。

孙桐称,李卫平被调查后,为了自保,把他知道的蒋尊玉的很多问题都主动交代了,“这让蒋尊玉很无语。20多年的友谊小船说翻就翻了。”

“全家腐”

蒋尊玉案还是一个典型的“全家腐”案件。

2015年2月9日,时任广东省纪委副书记钟世坚(2015年4月1日落马)透露,蒋尊玉为家人先后买入了42套住房,存款和投资股票银行资金有2亿多元,巨额资产来源不明。

一位知情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深圳的官员夫人圈中,“二李”比较出名。这二人一个是蒋尊玉的妻子李燕,另一个是某已故领导的妻子李某。“二人都比较贪婪,但不同之处是,人高马大的李燕,索起贿来比较赤裸裸,没有什么技术含量,而李某就相对细腻一些,隐蔽性也要高明一些。”

上世纪90年代,李燕就以其妹妹的名义,成立了一家房地产项目咨询公司。该公司没有任何业务,实质上是一家专为洗钱成立的“皮包公司”。当时蒋尊玉在深圳市规划国土委任市场处处长,他以介绍地块转让、提供信息咨询等各种名目,与众多房地产开发商进行权钱交易,并将这些非法所得通过该皮包公司洗白。

随着一次次洗白的成功,李燕的胆子越来越大。《广东党风》杂志披露,她甚至背着丈夫坐收私企老板的巨额“纳贡”,伸手索贿。在多名老板眼里,自恃靠山过硬的李燕极度嚣张,“贪婪、直接、素质低”,甚至当面羞辱某着名房地产老板郭某某“猪狗不如”。郭某某曾对办案人员称,“与他老婆相比,蒋尊玉还像个人。”

多位知情人士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文中的“郭某某”即佳兆业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创始人郭英成。

佳兆业是一家大型综合性地产企业,业务覆盖深圳、广州、上海等30多个内地重要城市。多个信息源证实,因涉蒋尊玉案,在蒋落马后,郭英成也很快离开内地,前往香港,至今未归。

检方披露,2013年2月,蒋尊玉与妻子李燕协议离婚,并在深圳市福田区民政局办理了相关离婚手续,在法律上,两人彻底撇清了夫妻关系。但根据专案组后来的调查以及蒋尊玉本人的交代,离婚后,蒋尊玉和妻子仍住在一起,也从未跟他人或者子女提起过夫妻二人离婚的事情。

有人据此认为,蒋尊玉和李燕是假离婚,此举是为了躲避组织调查。对于这种说法,一位与蒋尊玉接触较多的受访者认为,两人可能是真离婚了,“因为两人的婚姻早已名存实亡。”

这位知情者称,当蒋在外面有各种花边新闻的同时,李燕也找了情人。得知被戴了“绿帽子”后,蒋尊玉不能容忍,提出离婚。“二人之所以后来还生活在一起,主要是因为二人已经成为利益共同体。”

蒋尊玉的女儿,也是这个“全家腐”案中的重要人员。

《起诉书》显示,2005-2014年,蒋尊玉利用任深圳市水务局局长、深圳市龙岗区委书记、深圳市委常委兼政法委书记的职务便利,为行贿人田某红在职务升迁方面提供帮助,通过蒋某丹收受了田某红以节日红包名义贿送的人民币7万元。

2000年至2009年,蒋尊玉为深圳市某公司开发房地产项目提供帮助,通过其家人“低价购房”,收受该公司实际控制人何某“好处费”205.6767万元。蒋尊玉之女蒋某丹的证词显示,她通过何某以4.5折低价购房。

据检方指控,蒋某丹出国留学、香港购物、外出旅游的费用均由私企老板提供,结婚时也大肆收受私企老板奉上的金钱和保时捷跑车、金条、钻石首饰等贵重物品。

蒋尊玉的女婿黄某伙同其舅舅曾某某,通过向时任龙岗区委书记的蒋尊玉打招呼,使私企老板张某某在龙岗区南岭村的两栋400多套违建房免于被区政府拆除,得以顺利建成并销售获利。黄某、曾某某一次性收受张某某所送72套房产,面积共计6000平方米,折合人民币3000多万元。

2015年4月2日,蒋尊玉的亲家——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黄常青落马。

至此,蒋尊玉的前妻、女儿、女婿、亲家,甚至妻妹、女婿的舅舅全部沦陷。办案人员用“前门当官、后门经商”形容蒋尊玉和家人的关系。

深圳一位政法系统官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蒋尊玉与黄常青之间有矛盾,并且已经成为公开的秘密,但是产生矛盾的原因说法不一。有人认为,蒋脾气暴躁,是一个非科班出身的市政法委书记,而黄是法学博士,对蒋经常无理干涉法院系统的做法看不惯。

据孙桐介绍,蒋尊玉的一个老家的亲戚,被深圳某工程公司请去做副总,天天不上班,但是拿着200万年薪。这个老板之所以这样做,就是为了进入蒋尊玉的朋友圈。

“这几年,是我违纪犯科的耻辱之年,也是我人生历程的悲哀之年。”蒋尊玉在忏悔书中写道。

在忏悔书中,蒋尊玉说:“疏于对家庭成员的要求和管理,是我严重违纪的重要原因。”蒋尊玉承认对前妻的错误行为“有所耳闻,我也说过她,但她不听,就吵,后来我也就不说了,使她在社会上更加我行我素”。

谈到女儿蒋某丹,蒋尊玉心怀愧疚,他称,作为父亲,本应该好好教育女儿,言传身教帮助女儿走向这个社会。“但由于整天出入于朋友圈内,与女儿很少沟通,使她在无知的情况下,也犯了一些不该犯的错误。”

翻供

广东省纪委办案人员在查办蒋尊玉案时,印象最深的一点是,在对其住所进行搜查时,发现蒋尊玉家里书柜没有摆放书籍,而全是名贵烟酒、玉器、古董、字画等,家中唯一的一本书还属于“少儿不宜”读物。家中还专门有1间佛堂,供奉着十几尊佛像。

《起诉书》显示,蒋尊玉现羁押于广州市国家安全局看守所。2015年2月9日,蒋尊玉被广州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2月13日,经广东省人民检察院决定,对其逮捕,同年9月9日移交审查起诉。

2016年5月16日,蒋尊玉涉嫌受贿一案在广州中院受审。公诉机关指控其受贿财物共折合人民币3265.6767万元、港币4670万元。

蒋尊玉曾经供出了自己的受贿事实,但在庭审当天,蒋尊玉翻了供,他称因女儿被牵涉进去关了4个月,他的两个外孙无人照顾,所以之前才都认了。现在,他对大多数指控都进行了否认,并称:“我只是在过节时收过他们红包,并未对他们提供什么帮助。”

目前,蒋尊玉案尚待进一步审理。

蒋尊玉落马后,广东省纪委录制了一部名为《蜕变的人生——深圳市原市委常委、原政法委书记蒋尊玉腐化蜕变纪实》的党风廉政教育专题片,深入剖析了他逐步走上贪腐路的蜕变过程。

一位看了该宣传片的企业家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该专题片长达两个半小时。片子中,蒋尊玉头发白了,有些憔悴,“一下子苍老了不少”。

《起诉书》显示,蒋尊玉最早受贿时间可以追溯到1996年任深圳市规划国土局龙岗分局局长期间。此后,他的腐败行为几乎伴随着他职务调动的全过程。由此可以推算,至2014年10月落马,其带病提拔时间接近20年。

一位反腐学者认为,蒋尊玉长时间带病提拔的背后,是中国还没有形成“有信必查”的反腐现实。“有些举报信甚至被转到了被举报人手里。”

关于蒋尊玉“全家腐”的现象,这位学者说,现在已经公布的案件中,有超过1/3的问题官员有“全家腐”现象。出现这种现象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这类干部为了规避纪委审查,采取迂回策略,让家人收受贿赂;另一个原因是这些官员对家人疏于管理,甚至纵容他们受贿。

在蒋尊玉的从政履历中,还有一件让深圳政界津津乐道的事。

2013年1月,蒋尊玉任深圳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时,在常委排名中名列最后。而当时的市公安局局长、党委书记、市委政法委副书记李铭,则在常委中排在蒋尊玉之前。

让一个在常委排序在自己前面的人给自己做副手,非常罕见。很多人议论,蒋尊玉是如此强势地进入了深圳政法委系统。

最终,这种现象以2013年12月李铭退出常委序列,到南方科技大学任党委书记告终。而蒋尊玉也在2014年10月落马,此时,他在深圳市政法委书记位子上仅仅干了21个月。

2014年7月1日,蒋尊玉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许多人说法不责众。为什么?我看执法不严是重要原因。讲人情,讲关系,这是执法部门的大忌。怎么杜绝这种痼疾?一句话,执法要公开,审判要透明!”★

“五毒”官员蒋尊玉

(原标题)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周群峰

5月16日,59岁的蒋尊玉,戴着黑框眼镜,身穿灰色圆领短袖衫,在法警押送下,走上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被告席。经过座无虚席的旁听区时,他还不时左右张望。

这名深圳市原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是十八大后深圳政坛落马的最高级别官员。

在一线办案人员的眼中,蒋尊玉是一位“五毒俱全”的官员。他与深圳市多位房企老板关系密切,这些人时时环绕他左右,为他安排赌博、嫖娼,甚至安排他的情妇堕胎;他的前妻、女儿、女婿、亲家、妻妹甚至女婿的舅舅,都因腐败被调查;另外,他还还隐瞒自己的“裸官”身份。

庭审这一天,离蒋尊玉落马已经超过一年半。一位旁听了当天庭审的知情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被告席上的蒋尊玉神情平静,只是头发已经花白,看上去比被调查前苍老了许多。

“穷怕了”

王沟镇位于江苏省徐州市丰县西大约10公里处。因地处苏、鲁、皖三省交界处,有“鸡晓鸣三省”之称,汉高祖刘邦斩蛇亭遗址就在该镇。

蒋老家村在王沟镇东北角,是该镇下辖的31个行政村之一。1957年11月21日,蒋尊玉出生在该村。该村一位与蒋尊玉家关系较近的蒋姓村民称,现在全村有2000多口人,蒋姓是该村大姓。

该村民称,蒋尊玉有兄弟姐妹四人,上有一个姐姐,下有两个弟弟。上世纪70年代初,蒋尊玉的母亲病逝。当时由于家里特别穷,蒋家买不起棺材,就用一个席子裹着蒋母遗体下葬了。后来,他父亲一个人把四个孩子拉扯大。

1976年2月,19岁的蒋尊玉高中毕业后参军,成为一名基建工程兵。1983年9月,部队转业后,他留在深圳,进入深圳市机电设备安装公司工作,任该公司七施工分公司党总支副书记,成为较早的一批深圳特区建设者。此后,他的工作履历始终未离开深圳。

在32岁时,蒋尊玉获任深圳机场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科长,由此步入政坛。此后他的仕途步步登高,历任深圳市规划国土局龙岗分局局长、深圳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深圳市水务局局长、深圳龙岗区委书记等职务。2013年1月,蒋升任深圳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走上了个人仕途的顶峰。

从一个少年丧母的农村苦娃,成长为深圳市委常委,在很多人看来,蒋尊玉的经历是一幕励志剧。

上述蒋姓村民称,蒋尊玉当了大官后,还是非常孝顺。

因患有帕金森症,蒋尊玉的父亲生活不能自理。因蒋尊玉和其三弟都在深圳工作,其父亲主要由蒋尊玉在徐州的姐姐和二弟照顾。为了照顾老人,蒋尊玉花钱为父亲请了一个保姆。

大约七八年前,蒋尊玉的父亲过世。此后,蒋每年都要回家给父母扫墓。

孙桐(化名)是深圳市一位颇有影响的企业家,与蒋尊玉接触较多。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有一年蒋尊玉回家给父母扫墓,带领一个由深圳企业家和官员组成的50多人的队伍,浩浩荡荡地从深圳赶往丰县。当地很多政府领导专程到徐州机场迎接,场面非常隆重。

据蒋老家村的村民介绍,蒋尊玉当了大官后,回家时对村里人都很客气,也为村里办了一些“实事”。

1992年,蒋老家小学拆迁,重新选址新建的时候,蒋尊玉捐款1000元。

2003年,在蒋尊玉的影响下,深圳企业家庄小夸和杨玉珍,联合出资大约100万人民币,建了蒋老家希望小学。建成后,附近的四个小学也都合并过来。

2010年12月21日,蒋老家村举行蒋氏家祠重建落成典礼。该家祠修建于清乾隆年间,在文革中遭破坏。后来蒋尊玉出资重修家祠,还请来了在当地颇有知名度的丰县小红花豫剧团来村里演出2天。

蒋尊玉还捐款为村里修建了一条大约3公里长的柏油路,并重修了一条大概1000米长的灌溉总渠,使蒋老家村的灌溉条件得到改善。

孙桐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蒋尊玉从政后,哪怕是后来进入深圳市委常委后,也从不避讳谈论自己的身世和曾经贫苦的日子。“他多次说过自己是穷怕了。不想让自己再过穷日子,也不想让老家的人再过穷日子。”

“肥缺”

蒋尊玉的主要问题,发生在他任龙岗区区委书记的5年内。这段经历,也是他从政履历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中国新闻周刊》拿到了一份广州市人民检察院对蒋尊玉案的《起诉书》(副本),发现在检方提出的14宗受贿指控中,有10宗指向他任龙岗区委书记的这段经历。

2009年10月24日,龙岗区原区委书记余伟良涉嫌严重违纪落马。同日,在深圳市龙岗区召开的全区干部大会上,蒋尊玉被任命为龙岗区委书记。

当地官场和坊间都在盛传,蒋尊玉获得的这顶副厅级官帽,是通过向广东省委组织部原副部长林存德进行利益输送换取的。

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院长肖滨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林存德在省委组织部任期内分管地方干部,很多厅级官员的提拔跟他有关。传闻他接受调查时,供出了蒋尊玉等上百位厅市级官员。

深圳多位知情者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从深圳市水务局局长职位调任深圳市人居环境委员会主任仅仅2个月的蒋尊玉,为了去补余伟良落马后空出的缺,向林存德行贿几百万元。“当时很多人说老蒋调动频繁,这次到龙岗做书记是个肥缺。”

蒋尊玉对龙岗这片土地并不陌生。公开履历显示,1996年6月至2001年8月,他曾先后担任深圳市规划国土局龙岗分局局长,和龙岗大工业区管委会任办公室副主任。

不过,与上世纪90年代他感受到的“村镇龙岗”不同,这次进入他视野的是一个正处于城市化扩张中的“城区龙岗”。在改革开放的前沿深圳,土地供应充足的龙岗发展优势明显,面临着很多机遇。

一位熟悉当地政情的人士曾向澎湃新闻透露,余伟良担任龙岗区委书记时,主抓的是被称为“大综管”的城市管理工作。蒋尊玉上任后,把精力更多地投入到他更熟悉的旧城改造。为了加快“造城运动”,蒋尊玉对开发进度缓慢的小开发商不感兴趣,曾公开表示“不欢迎”。

《南方日报》曾有报道称,当时龙岗区的旧城改造项目,一度占全市的一半以上。

2010年1月26日,龙岗区政协问政大会举行,时任龙岗区城改办主任刘东松表示,龙岗将正式启动“造城计划”,首先是改造岗头片区和宝吉片区,华为科技城原来计划是改造周边8公里区域,要扩大到22平方公里。因为受贿,刘东松在2014年12月获有期徒刑11年。

蒋尊玉轰轰烈烈推行的造城运动,加快了龙岗的城市化进程,也为他带来了更多与地产商钱权交易的机会。

不过,讽刺的是,在龙岗区委书记任内,蒋尊玉曾多次公开表露出强力反腐的姿态。

2010年11月25日,在龙岗区基层组织工作暨开展机关工作作风大提升活动动员大会上,蒋尊玉说,“与基层群众的期待相比,我们还有较大差距”。他痛批少数干部工作作风“懒”“虚”“软”“混”“僵”。

在这次大会上,他举例说,个别社区干部将4000万元集体资金私自借给一个银行工作人员,被骗后只追回几百万元,还有一个社区股份公司董事长一年去了60多次澳门。

但在口头上高调反腐的同时,他私底下敛财的疯狂程度,远超前任。

在他主政龙岗区的第二年,一个多年不遇的机会来了。

2011年,深圳市主办第26届世界大学生夏季运动会。这届大运会的主场馆、大运村都设在龙岗区,过半的赛事也在龙岗举行。为此,要在龙岗建设大量的体育场馆设施。

2012年底,深圳市审计局在其官网发布《关于深圳大运会财务收支及场馆建设项目审计结果公告》。公告称,截至2012年9月30日,为举办大运会投入的资金共计139.96亿元。资金安排用于大运会运行与保障支出44.90亿元,场馆建设支出75.20亿元, 配套项目支出19.86亿元。

公开报道称,蒋尊玉主政龙岗区5年间,深圳大运会工程建设项目总计515亿元,标的额上亿元的大型项目达80个,其中许多项目都落户到龙岗区。

《中国经济周刊》曾援引一位与蒋尊玉家族交往密切的人士估算,在大运会项目中,由龙岗区主导的、蒋尊玉能说了算的工程涉及金额有20多个亿。“小到超市,大到城市绿化,基本上不经他允许是进不去的。”

大运会举办后,有多位与大运会相关的官员相继落马,其中深圳市原副市长梁道行案颇受关注。2013年3月,梁道行被“双规”。2014年12月,因受贿罪,梁道行获刑10年。他曾担任深圳大运会执委会副主席兼秘书长、执行局局长,负责2011年大运会筹备组织工作。

嗜好旧城改造

在蒋尊玉的5年龙岗区委书记任期内,曾遭遇了一些画家的抗议。

深圳龙岗区大芬村画家陈浩东,曾多次实名举报蒋尊玉。陈浩东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大芬油画村是国家级文化产业示范基地,是深圳乃至国家文化产业发展的一张名片。但是蒋尊玉主政龙岗的那几年,利用文化产业疯狂敛财,还曾多次打压大芬村的油画企业,并亲自指使人员驱赶大芬油画广场的商户。

陈浩东说,蒋尊玉还通过违规涨房租等方式,迫使一大批油画企业难以维持运转,最终被迫关停或搬迁,然后他把这些原本的艺术用地变成了其他商业项目。“那几年,是大芬村的油画行业最暗无天日的时期。说他是‘文化杀手’一点也不过分。”

为了维权,陈浩东曾被龙岗警方关押了三天两夜。他说,与蒋尊玉的较量像是参加一场马拉松一样,耗时间耗精力。“现在蒋尊玉落马了,但是他打压大芬村画家后,给这片画家们的聚集地带来的伤口还没有愈合。”

在蒋尊玉龙岗市委书记任内,还发生过“烧钱改路名”的故事。

2012年4月,蒋尊玉提出要花2000万元,将深惠路更名龙岗大道。该消息一出,争议无数。

很多人认为,更改道路名称看似容易,但是相关的门面房、路标、路牌、收费站等都要跟着改,即便政府买单,也会给沿线商家、企业、住户带来不便。“花2000万改个路名根本没必要,劳民伤财。”

面对质疑声,在广州出席省十一次党代会时,蒋尊玉公开回应称,深惠路更名是为了顺应城市化的要求,花2000万是值得的。“深惠路经过30年的发展,已经不能和龙岗区的城市功能和形象相匹配,更名为龙岗大道是龙岗城市化的象征。”

嗜好旧城改造的蒋尊玉在这次会议上还表示,在改名的同时,深惠路沿线还将启动35个旧改项目,这条路沿线将建成一个现代化的城市群。

在蒋尊玉的坚持下,深惠路的改名行动还是如期开始。

深圳市一位政法系统官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深圳近些年经历了两次大飞跃:一是上世纪90年代,城市建设突飞猛进。另一次就是大运会期间,深圳城市建设又有了一次大的改观,“特别是龙岗区在大运会前后判若两个地方。”

这位官员认为,蒋尊玉对龙岗区的发展还是有贡献的。主政龙岗期间,他是华为科技城(后更名为“坂雪岗科技城”)建设的强势主导者。“这些项目也引发了一些权钱交易,但是一些大项目的落地,还是助推了龙岗经济的发展。”

在深圳经济高速发展的背景下,土地资源越来越稀缺,拥有土地就相当于拥有了更好的发展机会。而龙岗是深圳土地储备最多的区,众多的政府资金和政策倾斜也都给了龙岗,而在大运会、地铁项目、深惠路改造等众多大工程后面,都隐藏着巨大的利益空间,在监管不够透明的情况下,很容易滋生腐败。

公开报道显示,龙岗区曾在短短10个月内,有3名高官相继落马:2009年10月,龙岗区原区委书记余伟良、原政协主席陈胜兴落马。2010年8月,龙岗区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钟新明落马。

“人生在世,最为宝贵的应是‘身安为富、道德为贵和康宁无价’。”这是龙岗区原区委书记余伟良在任时,经常劝诫身边干部的一句话。

“掮客”李卫平

在很多与蒋尊玉有过接触的人看来,蒋尊玉身上有一种匪气,是一个没文化的“大老粗”,做事粗暴、蛮横,但也讲义气、胆子大。

因为这种性格,加上利益上的关系,蒋尊玉与众多私企老板关系颇为密切,形成了江湖气息浓郁的官商朋友圈。

公开信息披露,蒋尊玉全案共涉及公职人员、私企老板97人,其中移交司法机关处理17人,涉案金额2.5亿元。

在这近百名老板中,李卫平是最为核心的一个。

李卫平是深圳航港高尔夫球娱乐有限公司总经理。深圳航港高尔夫球场位于深圳宝安国际机场。该球场由深圳机场集团出地,与社会资本联合兴建而成。

工商资料显示,深圳市航港高尔夫球娱乐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人民币2500万元,深圳机场持股40%。

1989年,李卫平从部队转业后到深圳,参与了深圳机场的筹建工作。彼时,蒋尊玉任深圳机场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科长。

同样的军人出身,相似的性格,让两人一见如故。从此,蒋尊玉与李卫平开始长达20余年的交情。

2015年5月,广东省纪委主管的《广东党风》杂志发文称,李卫平利用蒋尊玉的影响力帮人办事、找人“借钱”、为利益往来牵线搭桥。在蒋尊玉与其妻子失和后,蒋尊玉视李卫平为自己“唯一的朋友”。

在蒋尊玉的社会关系网中,李卫平扮演着代理人和“地下组织部长”的角色。很多人找蒋尊玉办事,往往是先找李卫平,蒋尊玉收受贿赂,有很多笔也是通过李卫平。

连情妇堕胎这么私密的事情,蒋尊玉也会交由李来安排。在担任龙岗区委书记、市政法委书记期间,蒋尊玉利用其职务便利,为李卫平在参与龙岗区坂田街道旧改项目等事情上提供帮助。与此同时,蒋尊玉也多次收受李卫平钱物。

广州市人民检察院对蒋尊玉的起诉书显示,蒋尊玉通过李卫平收取的贿款,占其受贿总额的六成以上,检方指控的14项受贿事实,有5项与李卫平有关:

1998-2005年,蒋尊玉为黄泽平(另案处理)承接坂雪岗、深圳市市民广场地下停车库等多个工程项目提供帮助。通过李卫平多次收受其贿送的财物共计人民币709万元,港币50万元;

2004-2014年,蒋尊玉在为深圳市航港高尔夫球场获取高尔夫球场经营权,亲朋子女入学入职,承接旧城改造项目等方面提供帮助,通过其家人多次收受该公司总经理李卫平贿送的财物折合人民币139.82万元,港币163万元;

2010-2013年,蒋尊玉为深圳市雪麟集团有限公司开发深圳龙岗区新生村房产项目提供帮助,于2013年春节前,通过李卫平收受了该公司董事长郑某财贿送的港币1000万元;

2011-2014年,蒋尊玉为深圳福田区博雅教育机构董事长姚建造(另案处理)在深圳市龙岗区担任人大代表,开办国际学校等方面提供帮助,收受其贿送的港币60万元,并通过李卫平多次收受财物共计人民币2000万元;

2005年到2011年,蒋尊玉为行贿人郑某忠承接水务局工程提供帮助,于2008年底收受其贿送的港币1000万元。之后,蒋尊玉将该款交于李卫平保管。

《广东党风》曾披露,表面上,蒋与这些老板称兄道弟,但实际却“利”字当头、抱团共腐、乱象丛生。工作之外,蒋尊玉与他们打高尔夫、打牌斗地主,享受着被人以“老板”“大哥”相称的权力快感。在蒋外出开会期间,这些老板成群结队、鞍前马后,甘当奴才,为其打点,甚至替蒋安排嫖娼。

《中国新闻周刊》了解到,上文中提到的安排蒋尊玉嫖娼的老板,就包括李卫平。

孙桐称,在深圳官场中,蒋尊玉好色是出了名的,“尤其喜欢小姑娘”。蒋尊玉常常应邀去李卫平的高尔夫球场,他盯上了6个球童。后来,这些球童都被逼迫和蒋尊玉发生了性关系。

孙桐说,李卫平还给蒋尊玉介绍了2个年轻的女按摩师。这2个按摩师后来都怀了蒋尊玉的孩子,二人还经常争风吃醋。蒋尊玉通过李卫平,软硬兼施,花钱逼迫这两人堕胎。

在蒋尊玉受贿案中,期权腐败也是其一个重要特点。

《广东党风》披露,对于权钱交易,蒋尊玉并不急于兑现、雁过拔毛,而是将权力逐渐向时间寻租和扩张。蒋尊玉曾透露,退休后自己将下海经商。而他在为官时埋下的利益“暗桩”,正是为其今后闯荡商海铺设道路。

孙桐称,李卫平被调查后,为了自保,把他知道的蒋尊玉的很多问题都主动交代了,“这让蒋尊玉很无语。20多年的友谊小船说翻就翻了。”

“全家腐”

蒋尊玉案还是一个典型的“全家腐”案件。

2015年2月9日,时任广东省纪委副书记钟世坚(2015年4月1日落马)透露,蒋尊玉为家人先后买入了42套住房,存款和投资股票银行资金有2亿多元,巨额资产来源不明。

一位知情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深圳的官员夫人圈中,“二李”比较出名。这二人一个是蒋尊玉的妻子李燕,另一个是某已故领导的妻子李某。“二人都比较贪婪,但不同之处是,人高马大的李燕,索起贿来比较赤裸裸,没有什么技术含量,而李某就相对细腻一些,隐蔽性也要高明一些。”

上世纪90年代,李燕就以其妹妹的名义,成立了一家房地产项目咨询公司。该公司没有任何业务,实质上是一家专为洗钱成立的“皮包公司”。当时蒋尊玉在深圳市规划国土委任市场处处长,他以介绍地块转让、提供信息咨询等各种名目,与众多房地产开发商进行权钱交易,并将这些非法所得通过该皮包公司洗白。

随着一次次洗白的成功,李燕的胆子越来越大。《广东党风》杂志披露,她甚至背着丈夫坐收私企老板的巨额“纳贡”,伸手索贿。在多名老板眼里,自恃靠山过硬的李燕极度嚣张,“贪婪、直接、素质低”,甚至当面羞辱某着名房地产老板郭某某“猪狗不如”。郭某某曾对办案人员称,“与他老婆相比,蒋尊玉还像个人。”

多位知情人士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文中的“郭某某”即佳兆业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创始人郭英成。

佳兆业是一家大型综合性地产企业,业务覆盖深圳、广州、上海等30多个内地重要城市。多个信息源证实,因涉蒋尊玉案,在蒋落马后,郭英成也很快离开内地,前往香港,至今未归。

检方披露,2013年2月,蒋尊玉与妻子李燕协议离婚,并在深圳市福田区民政局办理了相关离婚手续,在法律上,两人彻底撇清了夫妻关系。但根据专案组后来的调查以及蒋尊玉本人的交代,离婚后,蒋尊玉和妻子仍住在一起,也从未跟他人或者子女提起过夫妻二人离婚的事情。

有人据此认为,蒋尊玉和李燕是假离婚,此举是为了躲避组织调查。对于这种说法,一位与蒋尊玉接触较多的受访者认为,两人可能是真离婚了,“因为两人的婚姻早已名存实亡。”

这位知情者称,当蒋在外面有各种花边新闻的同时,李燕也找了情人。得知被戴了“绿帽子”后,蒋尊玉不能容忍,提出离婚。“二人之所以后来还生活在一起,主要是因为二人已经成为利益共同体。”

蒋尊玉的女儿,也是这个“全家腐”案中的重要人员。

《起诉书》显示,2005-2014年,蒋尊玉利用任深圳市水务局局长、深圳市龙岗区委书记、深圳市委常委兼政法委书记的职务便利,为行贿人田某红在职务升迁方面提供帮助,通过蒋某丹收受了田某红以节日红包名义贿送的人民币7万元。

2000年至2009年,蒋尊玉为深圳市某公司开发房地产项目提供帮助,通过其家人“低价购房”,收受该公司实际控制人何某“好处费”205.6767万元。蒋尊玉之女蒋某丹的证词显示,她通过何某以4.5折低价购房。

据检方指控,蒋某丹出国留学、香港购物、外出旅游的费用均由私企老板提供,结婚时也大肆收受私企老板奉上的金钱和保时捷跑车、金条、钻石首饰等贵重物品。

蒋尊玉的女婿黄某伙同其舅舅曾某某,通过向时任龙岗区委书记的蒋尊玉打招呼,使私企老板张某某在龙岗区南岭村的两栋400多套违建房免于被区政府拆除,得以顺利建成并销售获利。黄某、曾某某一次性收受张某某所送72套房产,面积共计6000平方米,折合人民币3000多万元。

2015年4月2日,蒋尊玉的亲家——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黄常青落马。

至此,蒋尊玉的前妻、女儿、女婿、亲家,甚至妻妹、女婿的舅舅全部沦陷。办案人员用“前门当官、后门经商”形容蒋尊玉和家人的关系。

深圳一位政法系统官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蒋尊玉与黄常青之间有矛盾,并且已经成为公开的秘密,但是产生矛盾的原因说法不一。有人认为,蒋脾气暴躁,是一个非科班出身的市政法委书记,而黄是法学博士,对蒋经常无理干涉法院系统的做法看不惯。

据孙桐介绍,蒋尊玉的一个老家的亲戚,被深圳某工程公司请去做副总,天天不上班,但是拿着200万年薪。这个老板之所以这样做,就是为了进入蒋尊玉的朋友圈。

“这几年,是我违纪犯科的耻辱之年,也是我人生历程的悲哀之年。”蒋尊玉在忏悔书中写道。

在忏悔书中,蒋尊玉说:“疏于对家庭成员的要求和管理,是我严重违纪的重要原因。”蒋尊玉承认对前妻的错误行为“有所耳闻,我也说过她,但她不听,就吵,后来我也就不说了,使她在社会上更加我行我素”。

谈到女儿蒋某丹,蒋尊玉心怀愧疚,他称,作为父亲,本应该好好教育女儿,言传身教帮助女儿走向这个社会。“但由于整天出入于朋友圈内,与女儿很少沟通,使她在无知的情况下,也犯了一些不该犯的错误。”

翻供

广东省纪委办案人员在查办蒋尊玉案时,印象最深的一点是,在对其住所进行搜查时,发现蒋尊玉家里书柜没有摆放书籍,而全是名贵烟酒、玉器、古董、字画等,家中唯一的一本书还属于“少儿不宜”读物。家中还专门有1间佛堂,供奉着十几尊佛像。

《起诉书》显示,蒋尊玉现羁押于广州市国家安全局看守所。2015年2月9日,蒋尊玉被广州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2月13日,经广东省人民检察院决定,对其逮捕,同年9月9日移交审查起诉。

2016年5月16日,蒋尊玉涉嫌受贿一案在广州中院受审。公诉机关指控其受贿财物共折合人民币3265.6767万元、港币4670万元。

蒋尊玉曾经供出了自己的受贿事实,但在庭审当天,蒋尊玉翻了供,他称因女儿被牵涉进去关了4个月,他的两个外孙无人照顾,所以之前才都认了。现在,他对大多数指控都进行了否认,并称:“我只是在过节时收过他们红包,并未对他们提供什么帮助。”

目前,蒋尊玉案尚待进一步审理。

蒋尊玉落马后,广东省纪委录制了一部名为《蜕变的人生——深圳市原市委常委、原政法委书记蒋尊玉腐化蜕变纪实》的党风廉政教育专题片,深入剖析了他逐步走上贪腐路的蜕变过程。

一位看了该宣传片的企业家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该专题片长达两个半小时。片子中,蒋尊玉头发白了,有些憔悴,“一下子苍老了不少”。

《起诉书》显示,蒋尊玉最早受贿时间可以追溯到1996年任深圳市规划国土局龙岗分局局长期间。此后,他的腐败行为几乎伴随着他职务调动的全过程。由此可以推算,至2014年10月落马,其带病提拔时间接近20年。

一位反腐学者认为,蒋尊玉长时间带病提拔的背后,是中国还没有形成“有信必查”的反腐现实。“有些举报信甚至被转到了被举报人手里。”

关于蒋尊玉“全家腐”的现象,这位学者说,现在已经公布的案件中,有超过1/3的问题官员有“全家腐”现象。出现这种现象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这类干部为了规避纪委审查,采取迂回策略,让家人收受贿赂;另一个原因是这些官员对家人疏于管理,甚至纵容他们受贿。

在蒋尊玉的从政履历中,还有一件让深圳政界津津乐道的事。

2013年1月,蒋尊玉任深圳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时,在常委排名中名列最后。而当时的市公安局局长、党委书记、市委政法委副书记李铭,则在常委中排在蒋尊玉之前。

让一个在常委排序在自己前面的人给自己做副手,非常罕见。很多人议论,蒋尊玉是如此强势地进入了深圳政法委系统。

最终,这种现象以2013年12月李铭退出常委序列,到南方科技大学任党委书记告终。而蒋尊玉也在2014年10月落马,此时,他在深圳市政法委书记位子上仅仅干了21个月。

2014年7月1日,蒋尊玉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许多人说法不责众。为什么?我看执法不严是重要原因。讲人情,讲关系,这是执法部门的大忌。怎么杜绝这种痼疾?一句话,执法要公开,审判要透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5 秒后自动关闭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手机版|农民权利网 (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10162号 京ICP备14030655号-1  

GMT+8, 2017-12-18 15:1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UED:农权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